贵大首页|综合信息门户|加入收藏    
首 页 |通知公告 | 组织机构 | 新闻中心 | 政策法规 | 党风廉政 | 监察监督 | 警钟长鸣

 
90万元烟幕弹背后的群贪图 【字体:
 
 
 
  90万元烟幕弹背后的群贪图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点击数:1851    更新时间:2008-3-27  
 
 
 
2006年6月22日,一封举报信让江苏省扬州市广陵区检察院检察长陈俊的心情变得异常沉重。“这是我见过的举报人最多、最令人震惊的举报信。”他说。
  30枚鲜红的手印,长达12页的内容,向人们诉说着一个老牌国有企业的沉浮故事。
  中国外运江苏集团扬州公司(下称扬州外运公司),是一家有着30年历史的中央国有企业。六家下属企业、数千万元的固定资产记录着这家企业曾经有过的辉煌。但2002年后,时任该公司总经理的程大林、时任该公司副总经理兼车队队长的赵正清等人侵吞公款、私设小金库,企业效益日渐下滑,直至难以维系。2004年初公司改制,程大林等人又借机大捞一把,数百名职工则被解聘回家,艰辛度日。
  “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对30名举报人有个交代!”陈俊的话掷地有声。
  90万元支票,原来是颗“烟幕弹”
  根据举报线索,广陵区检察院反贪局着手对扬州外运公司下属企业情况展开初查。2006年7月28日上午,办案检察官刚刚走访完一名证人,回到办公室,电话响了:“我是赵正清,我要向你们交代问题。”
  10分钟后,赵正清赶到反贪局。“我听说你们正调查扬州外运公司的事情,我想主动把问题说清楚,以便你们早点作出结论,好让我们公司正常开展业务。”赵正清收住话头,目光停留在办案检察官的脸上。办案检察官不动声色,示意让赵正清继续说。
  “扬州外运公司车队改制后更名为众成汽车运输有限公司,我任总经理。今年6月,我准备筹措资金更新车辆,为此让财务人员对改制以来的账目进行了清理,发现在2004年1月的账上有一笔发生于2003年12月、金额为90万元的运费收入。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以往外运公司承揽业务后,对方单位一般到次月才支付运费。我认为,这笔收入发生在改制之前,不应当归众成公司所有,今天我把这笔钱带来交给你们。”说完,赵正清从皮包里掏出一张90万元的支票。
  如此爽快地“交代”问题,而且一下子退出90万元,难道这其中另有隐情?
  办案检察官决定调取外运车队财务账,搞清90万元的事实真相。查账的结果表明,90万元运费收入确实发生于2003年12月,应属国有资产。但财务人员真的会如此粗心,将这样一笔大额收入漏做了账?
  带着疑问,办案检察官将视线转向了外运公司车队总账会计侯秀华。侯秀华从1996年起就开始主管车队财务,对资金的来龙去脉了如指掌。在调查中,侯秀华交代了赵正清与自己合谋隐匿90万元国有资产、自己分得20万元的犯罪事实。
  拨开迷雾,“群贪图”渐次展现
  2004年1月,扬州外运公司车队委托会计事务所对资产进行改制评估,评估基准日为2003年12月31日。在提供财务账目过程中,赵正清与总账会计侯秀华商定,将2003年12月应收运输费用90万元隐匿不报。2004年1月,侯秀华将这笔款项转入赵正清参股的众成公司财务账。2005年10月,赵正清分给侯秀华20万元。
  2003年底,赵正清多次向扬州外运公司总经理程大林暗示,改制后如能买下车队,定会好好答谢。于是,程大林亲赴上海,与大众公司谈妥提高车队运费,延长合同期限。2004年1月,赵正清顺利买下了年利润达300余万元的车队。2005年1月和2006年1月,赵正清分别将10万元和15万元送到了程大林的手中。
  在这幅“群贪图”中,值得一提的还有车队副队长佘其文和现金会计夏蓉。佘其文的妻子早年下岗,儿子打临工,家庭经济的拮据使他在诱惑面前失去了抵抗力。而夏蓉则身陷“腐败集体”的泥潭之中,无力自拔。
  让我们来看看这群贪官是怎样把国有资产变成“囊中之物”的:
  2002年9月至2004年间,赵正清伙同佘其文、侯秀华、夏蓉,利用职务之便,采取虚开发票、私设小金库等手段,共同贪污公款135万余元。
  2003年下半年,中国外运江苏集团对扬州外运公司车队的收支情况进行检查。侯秀华故意隐瞒小金库的真实资金情况,制作了一份余额仅为66.07元的虚假清单上报。之后,车队置上级公司的规定于不顾,仍收取部分运费作为小金库的收入,截至2003年12月31日,小金库的余额为31万余元。赵正清两次借用其中的17万元,直至2006年7月才归还给夏蓉,而夏蓉则将该款存入自己的银行卡中。
  戳穿谎言,腐败窝案尘埃落定
  2006年7月,程大林等人已经察觉“山雨欲来”,多次就统一口径、掩盖罪行进行密谋。他们精心编造了一套谎言,商定由赵正清出面向检察机关“交代”问题,退出90万元,企图蒙混过关。
  然而,再狡猾的“狐狸”也敌不过好“猎手”。2007年10月25日,程大林、赵正清、佘其文、侯秀华、夏蓉贪污、受贿、挪用公款案开庭审理。最终,法院以受贿罪判处程大林有期徒刑十一年,以挪用公款罪、贪污罪判处赵正清有期徒刑十九年,以受贿罪分别判处佘其文有期徒刑十年、侯秀华有期徒刑十二年、夏蓉有期徒刑七年。程大林等人不服,提出上诉。前不久,扬州市中级法院作出裁定,维持原判。“问题企业”:先治病,再改制
  据扬州市广陵区检察院检察长陈俊介绍,这是该院近年来查办的举报人数最多、案值最大、量刑最重的一起职务犯罪案件。
  早在2002年,程大林等人就已着手实施犯罪行为,但为什么直到2006年才被揭发,以至于捅下了一个数百万元的“窟窿”?
  “我们从2003年就开始向省公司(即中国外运江苏集团)和有关部门反映,可省公司来审计后没能发现什么问题;市里说,扬州外运公司是中央企业,他们不便干预,我们两边跑了几年,都没能有个结果。”提起举报经历,职工们满腹委屈。
  作为一家中央国有企业,扬州外运公司的资产所有权属于省公司,自己则行使资产经营权。这种产权分离的管理体制造就了扬州外运公司腐败现象滋生蔓延的土壤。每年省公司派来的审计组限于人力、物力,根本不可能进行拉网式的审计,审计监督的疏漏使得程大林一伙人捅出的“窟窿”越来越大。
  一位长期从事经济法研究的专家在评价扬州外运公司案件时指出,对于这样的“问题企业”,应当先治好它的病,让它恢复良性发展的状态,再进行改制。唯有如此,国有资产才不致流失,职工利益才能得到保护。(卢志坚 学忠 永前 梅静)
 
  文章录入:管理员1    责任编辑:管理员1       
      
  • 上一篇文章:

  •     
  • 下一篇文章:
  •  
     
     
      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纪检监察审计工作暨目标管理工作会议召开
    贵大在新校区建设工程开工前夕开展反腐倡廉教育活动
    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王正福在我校作反腐倡廉形势报告
    胡锦涛总书记在北京大学考察纪实
    湖北荆州原副市长程雪良因犯受贿罪和交通肇事罪一审被
    贪官痛说腐败教训:以权谋私的同时也为自己挖下了深坑
    江苏省人大原副主任王武龙受贿683万被判死缓
    宁波贪官:不给办点事说不过去
     
       
    版权所有:贵州大学纪委监察室       技术支持:晏 智
    电话(传真):0851-8292118      E-mail: di@gzu.edu.cn
    通讯地址: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贵州大学北校区  邮政编码:550025